草莓酱的做法,黑暗面,打电话

频道:小编推荐 日期: 浏览:287

第三章 江东王马共天下

其实太安(惠帝司马衷年号)至永嘉年间,东南虽不涉及诸王混战,但也并非一片太平乐土。在荆州暴动的张昌派石冰东向攻略扬州,被东南士族打败。广陵相陈敏绝世废柴狂妃慕洛在打败石冰后野心膨胀,也图谋割据东南,同样被其他士族打败。在平定陈敏之乱战役里立功的吴兴曾秀梅钱璯不愿奉司马越的命令北上勤王,便攻击了附近的王敦部伍,起而再乱,王敦一路狂奔逃回建业。琅琊王司马睿在周玘、顾荣等江南士族的支持下平定了这次叛乱。

可流民暴动与士族内部矛盾还是困扰着这位年轻的东南统治者。我们前面说过荆州流民与土著的矛盾,在大量北方“衣冠南渡”后,扬州最大的问题是南北士族之间的矛盾,几次东南士族叛乱都是打着反对北人,要求东宏组词南自立的旗号。

西汉时浙江还是蛮族化外之地,汉末孙策深为虞翻学识所折服,就提到自己早年游学洛阳,那些中原衣冠认为南人虽偶有才思,却性情轻佻,不够半空儿沉稳厚重,出不了博学鸿儒。孙伯符自己内心很是愤懑却苦于提不出有力的反驳。见到虞翻如此大才,特别希望虞翻去洛阳让中原士大夫知道我东南非是无人。西晋将领周浚灭吴时得到一封东吴蔡珪写给哥哥的信内裤照片,“得珪书以呈浚,浚曰:‘君子也。’新抚网及渡江,求珪,得之,问其本,曰;‘汝南人也。’浚戏之曰:‘吾固疑吴无君子,而卿果吾乡人’。”

出身汝南周氏的周浚(周凱之父,我们后面会专门提到周凱)轻视吴人,可吴人之中也有个周姓大族——宜兴周氏,代表人物是妇孺皆知的西晋周处,就是“除三害”的那位。周处是文武全才,在西讨叛乱的战斗中寡不敌众力战而死,而他的儿子周玘颇有乃父之风,继承了周处的刚毅果敢,行军打仗是把好手。史书评价他“三定江南”(在平定石冰、陈敏、钱璯的战斗中功勋显著)。

可是反对这些人割据不代表周玘自己心里没有想法。在升迁受阻,受到南来的刁协等人排挤打压之后,周玘与镇东将军祭酒王恢等人密谋铲除琅琊王身边的北方执政朝臣,改由南方士大夫拥戴琅琊王坐断东南。后来由于知情者告密,叛乱计划胎死腹中。司马睿顾忌周氏势力,装作不知其谋,只是频繁调动周玘的职务,一会让他出外镇守,旋即又招他回建业,反反复复。在忧怚愤懑中,周玘留下“杀我者诸伧子”(伧是当时对北人的一种轻蔑称呼)的遗言,含恨而死。人死了可这份仇恨还会发酵,在历史关键时刻将起到难以料想的影响。

永嘉四年,刘渊病死,但这未能阻止匈奴军队南下,刘聪部将刘曜,以及投奔前赵的羯人石勒屡屡南下。可此时西晋内部不仅未能共外御侮,反而打起了内战。大将军苟晞自称奉怀帝密诏讨伐专政的东海王,随后东海王带着十万大军前去征讨苟晞,行至半路司马越死在军中,众人推举海内人望的太尉王衍为主,可这时候众人并未打算去迎击敌人,而是欲奉司马越灵柩东归,中途遭到石勒袭击。一个不合格的领导带着一支没有斗志的军队在一个没有准备的环境下打了一场必败的战争。公元311年(西晋永嘉五年),石勒在河南苦县宁平城大败晋军主力。

王衍被俘后,发挥“与时舒卷”的一贯作风,大肆赞誉石勒,石勒久慕王衍之名,但是考虑到终究不能引为己用,便让军士排墙杀之(推墙掩杀是为了不施以兵戈,以示尊重)。王衍临终叹出那句千古名句“吾曹虽不如古人,向若不祖尚浮虚,戮力以匡天下,犹可不至今日。”

晋军主力覆灭,洛阳随即沦陷,晋怀帝司马炽在出奔途中为前赵军士所擒。自周公做洛邑一千四百年来洛阳第一次被戎夷征服,汉家天子莫名塘也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耻辱。

就在王衍死后数月,其弟王澄也在江州为王敦所杀。永嘉七年,怀帝死讯传至长安,怀帝侄儿秦王司马邺在长安被奉为帝,年号建兴,也就是晋愍帝。前章说过司马睿刚渡江的时候是安东将军,后升做镇东将军,在洛阳陷落后,司空荀藩奉司马睿为盟主,后被愍帝封为丞相。晋愍帝多次征召东南名士(以及避地东南的中原士族),但是几乎无人应征,这些人都到了司马睿那里。

司马睿自己就是南渡的“衣冠”,在用人方面,他身边亲信大都是北方来的,对东南豪强势力且用且防。在这个一步步稳固统治的过程中,王导和王敦的作用是不可忽视的。上章提过王氏利用自己的名气来抬高司马睿的声望,也获得了一大批东南大族的支持。王导除了建议司马睿拔擢顾荣、纪赡、贺循这些土著名流,也特别注意团结南下的中州人士。

当时有个新亭集会,“过江人士,每至暇日,相要出新亭宴饮”,其实可以看作是这些中原士族团结互助,加强彼此联系的联谊会。在一次集会上,周凱望着周边的山川美景,慨然叹曰“风景不殊,举目有江河之异”。山川风景差不多,但是当年我们在黄河,今日到了长江,暗指中原沦丧,背井离乡的苦楚。在座诸人闻言纷纷流泪,王导脸色一下子就严肃起来,“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泣邪!”共同的流亡经历,共同的光复愿景,在王导的努力周旋下,大家团结在一起,东晋的凝聚力也在渐渐增强。

在初步稳定东南之后,对外扩张就成了当急之务。上章说到在洛阳倾覆后不久,王敦带着甘卓、周访等人打败华轶,占了江州。而被华轶派去湖北东部的陶侃也归顺了江东集团。下一个romstar目标就是转战荆州和湘州的杜弢了。

王敦派陶侃、周访和南平太守应詹等人攻讨杜弢,而司马睿心腹周凱被派去接替荆州seulmin刺史一职。可周凱刚到荆州,就被杜弢打得狼狈奔还,多亏陶侃派人接应,才能平安逃到江州王敦处。王敦虽然不喜欢周凱,但考虑到周凱的名望,还是放弃了杀害他的想法,送他返回建业。几经征战,被陶侃击败后杜弢选择了归顺,杜弢的老领导应詹惜才爱才,上书司马睿岩台县为杜弢求情,结果撸死给了杜弢一个巴东监军的职务。

陶侃因为征极品男子公寓讨杜弢战功卓著,被王敦表举为荆州刺史。建兴元年(公元313年)陶侃把目光放在变化无常的杜曾身上。可是作战并不顺利,接连几场败仗,陶侃自己的坐舰都被俘获,仓促之间乘小舟逃脱。败退的陶侃向王敦请罪,王敦选择继续任用陶侃,让他白衣领职,虽无官名,却可行使军权。此时被东晋地方将领屡屡相逼,忍无可忍的杜弢再次起兵。

建兴三年(公元315年)陶侃入湘打败二次反叛的杜弢。王敦成了最大受益者,在打败杜弢后,被司马睿委以统领江扬荆湘交广六州的重任。

趁着这次胜利,陶侃想趁胜进攻杜曾,结果再次败绩。陶侃回到江陵想向王敦解释,王敦此时有意把荆州控制在自己嫡系手里,扣留住陶侃不。可考虑到陶侃和周访的姻戚关系,忌惮周访的王敦不敢杀陶侃,索性让他调任广州刺史,派自己的堂弟王廙担任荆州刺史。陶侃刚消灭大贼寇,却反遭贬黜,荆州官吏郑攀等人群情激愤(当然也可以看作是陶侃嫡系发难),率领部众三千人到涢口驻扎,向西迎接杜曾,杜曾与郑攀等人又向北迎接司屹川晋愍帝派来的第五猗来抵御王廙。王廙督率各支军队讨伐杜曾,屡战屡败。赵诱、朱轨及陵江将军黄峻与杜曾交战于女观湖,赵诱等人兵败战死。杜曾乘胜直抵沔口(汉口),威震江沔。

王敦派豫章太守周访进攻杜曾,周访拥八千兵众进至沌阳。杜曾的军队锐气很谭芷昀的妈妈个人资料盛,周访让将军李无双鬼才召唤系统恒督守军阵左翼,许朝督守右翼,自己坐镇中军。杜曾先攻左、右两翼,周访在阵后发箭以安军心。赵罗娟简历诱的儿子赵胤统领父亲旧部从属左翼,奋勇作战,失败秦之声戏迷大叫板以后骑马禀告周访。周访发怒,叱斥让他继续进击,赵胤大哭,返身作战。从早上激战至下午,周访军阵两翼都战败,周访挑选精锐士兵八百人,亲自斟酒劝饮,令他们不得妄动,听到鼓声再进攻。杜曾军队前行不到三十步,周访亲自击鼓,将士们都腾跃赴敌,杜曾军队因此大败,被杀一千多人。周访连夜追击,众将请求等待明日,周访说:"杜曾骁勇善战,以往我们以逸待劳,所以胜草莓酱的做法,黑暗面,打电话敌。现在应当乘其衰败之时追袭,才能歼灭他。"于是鸣鼓进军,大败杜曾。

太兴二年(公元319年),周访再次讨伐杜曾,经过多次交战不能取胜。周访派人依山开道,偷袭杜曾,杜曾军队溃散,本人也被部下抓到周访处投降。朱轨的儿子朱昌、赵诱的儿子赵胤坚持要求杀死杜曾为父报仇。

就在王敦坐镇豫章征战不断之际,长安被攻破,愍帝的诏书传到建业陈晨轮滑,让琅琊王即位大统。在一番劝进和推脱后,司马睿决定先做晋王。王导此时的地位可以说是一人之下,骠骑将军、扬州刺史、都督中外诸军、领中书监录尚书事。加上王敦统领六州,可以说司马睿把中央和地方控制权都交给了王氏兄弟。几个月后,在一百多位重臣劝吞天圣皇进下,司马睿“勉为其难”登基,改元太兴。司马睿在登基后让王导与他共坐御床,谦恭的王导自然是辞不敢受。

公元318年,在沉吟运作十多年后,司马睿终于登上了皇位。当年那个在洛阳夹着尾巴做人的琅琊王,成了中兴大晋的晋元帝;王导也进位司空,成了三公。飞鸟已尽,良弓当藏。面对王氏兄弟,他又该怎么办呢?